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新聞資訊 News
行業新聞
能源市場化改革迎來“窗口期” 專家提醒警惕新的隱性壟斷
作者:  來源: http://www.qfmzql.live/hyxw/n832.html   發布時間:2019-07-03

北極星火力發電網訊:推進成品油、天然氣、電力等能源價格市場化,是十八大以來中央深化改革的重要措施。記者在上海、河南、遼寧、內蒙古等地調研發現,油氣改革穩步推進,“煤電聯動”成難啃的硬骨頭,“中間環節”成天然氣、電價改革的關鍵,專家指出目前是大力推進天然氣、電力價格市場化的重要“窗口期”,改革中要警惕產生新的隱性壟斷,讓市場化改革打折扣。

油氣改革穩步推進 電價改革仍為棘手的難題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價格機制是市場機制的核心,市場決定價格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關鍵”,提出加快推進包括成品油、天然氣和電力等能源價格市場化。

對外經貿大學教授董秀成認為,近年來的改革歷程表明,我國的成品油定價是逐漸趨向于市場化的,其一,調價周期逐漸縮短;其二,掛靠油種的代表性進一步增強;其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征,國家發展改革委不再利用行政手段干預根據國際原油價格測算出來的成品油價格,完全以測算值為準,不進行公布前的人為調整。

業界認為,成品油和天然氣目前的改革進展相對順利,在部分專家看來,尤其成品油的改革方向逐步成形,后期的難度不大,而天然氣市場化改革預計也會順利推開,但電力領域的后期改革最為棘手。

廈門大學教授林伯強介紹,電力領域改革之所以棘手,源于受眾差異,基礎差異和市場主體差異。成品油市場化的程度相對較高,各主體的競爭大,天然氣改革盡管目前正在推進,但總體上相比電力領域,其市場化的起點和程度都更高。在成品油領域,國企、民企、外資也都參與,而電力領域主導的主要是國企,市場化改革必須和國企改革有機結合。

在電價改革領域,“市場煤、計劃電”矛盾由來已久,體現在為了平衡煤電矛盾而生的“煤電聯動”成了難啃的硬骨頭,現實中煤電聯動難以及時或足額調整。2018年初,四家央企電力集團聯名向相關部委提交電煤保供形勢嚴峻的報告,這背后正是煤價高企下,煤電聯動并未啟動,發電企業虧損,而煤炭企業不愿低價向電力企業供煤。

“中間環節”成天然氣、電價改革的關鍵

《意見》提出,要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總體思路,推進電力、天然氣等能源價格改革,促進市場主體多元化競爭,穩妥推進處理和逐步減少交叉補貼,還原能源商品屬性。專家認為要加快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公司設立,同時吸收電力市場化改革中的經驗和教訓。

確保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公司的中立地位。“一方面在頂層設計中必須建立清晰的商業模式,進一步明確管網公司的中立地位,保證其開放性和獨立性。”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景春梅說,未來管網公司將繼承中石油、中石化等企業的管道資產,但股權結構應更多元化,尤其是發揮社會資本的力量,除了利用市場化力量來解決未來管道公司建設資金缺口外,多元化的股權結構也有助于真正保持管道公司的獨立性。

電網公司尚不是真正的獨立第三方。景春梅說,我國的電力市場化改革,先后推進廠網分離、網輸分離,但實際上網售未完全分離。在輸配電環節,電網公司不是真正的獨立第三方,導致電網不能真正做到向其他配售電主體無歧視公平開放,致使改革效果大打折扣。

改革中行政手段退而又進癥結待解

在記者采訪中,部分專家認為目前的環境是大力推進市場化改革的重要“窗口期”。比如在電力領域,一方面電力產能過剩,市場價格降低的趨勢較明顯。“在降價趨勢環境中推進市場化的難度肯定比在漲價環境中推進的難度要低得多。”林伯強說。

政府調節的比重增加。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副總經理付少華說,天然氣市場化改革近年遇到新問題,2017年出現“氣荒”后,上下游企業開始聯手保供,政府調節的比重大幅增加。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在保供實踐中,上下游企業開始在政府的安排和協調下簽訂線下協議,但新的問題是線下協議無法完整履行,保障手段也無法嚴格執行,導致上下游的供需錯配,出現如2018年暖冬的環境下,上游LNG船不能進港卸貨,也無法轉賣,被迫“漂在海上”,導致多方利益受損的狀況。

業內專家認為,后期我需盡快在保持中立、明確模式的基礎上組建管網公司。一方面是打開油氣領域市場化改革的突破口,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油氣市場化改革的推進。“特別是近幾年,油氣的消費高增長還在持續,但管網、接收站的投資并未完全同步,盡快給市場明確預期,有助于盡快明確建設主體責任,彌補管網設施的建設不足。”景春梅認為。

包括林伯強等在內的專家認為,和成品油的市場類似,電力領域目前發電能力過剩,但預計這一狀況不會持久。“此前一些地方還出現光伏棄電的現象,表明火電、水電及新能源發電等產出已經過剩,但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我國電力消費仍在高速增長,2018年的增速在8%以上。”林伯強說,如果在改革預期不明朗的環境下,企業新增投資放緩,或許過一段時間,當前的過剩環境很可能演變成供不應求的環境。

業界專家看來,后期我電力油氣市場化改革中也需加快配套領域的改革,為整體的改革提供保障。“比如伴隨中游管網的改革,上下游比如采礦權、探礦權等也要加快改革。”景春梅說,當前上游的探礦權還較集中,打破壟斷,形成多元競爭的市場格局,有助于增加供給,降本提效,更好保障能源安全。

外星人电子游艺